阅读历史
换源:

0762 欢庆

作品:钞烦入盛|作者:差不多了|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15:25:58|下载:钞烦入盛TXT下载
  解决了赛车场加入F1赛程的事情之后,吴前吩咐人从健身房的玻璃展台中取了两辆超级跑车过来,他在赛道上尽情的驰骋了几圈。

  全长在五公里左右的赛道专门为一个人开放,玩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离开赛车场的时候,吴前向齐姳工作室还有德国锡赛公司的全体员工发出邀请,希望到时候他们能够参加圣诞节时候在白培拉举办的揭幕仪式,同时他让田野望和邹天阳两人将这个消息告知给自己公司的全体员工。

  对于这份邀请,齐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欣然接受了邀请,赛道的工程圆满结束,也应该稍微放松一下。

  离开了赛车场之后,吴前回到别墅洗了个澡,然后坐在书房打开了电脑。

  离吴前吩咐菲米勒拉升WTI原油市场已经过去了二十个小时,如果伍德沃德和芭芭拉没有懈怠,那么这个时候国际原油价格应该已经有了起色。

  伍德沃德和芭芭拉怎么可能怠慢老板的命令,他们和菲米勒会面之后,立马觉悟出这将是一场持久战,收拾了一些衣物和日用品,然后住到了办公室之中,开始了工作。

  不过原油市场的反应并没有预期之中的那么夸张。

  两人按照吴老板的要求开始平仓空头合同单,虽然在一定时间内形成了小幅波动,带动了涨势,但这一点波动并没有引起外界的注意。

  卡玛·哈里森提前得到吴前授意,当然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大选在即,但她却活跃在能源领域,高调唱好页岩油产业,同时也不停的对当局献策,各种刺激手段层出不穷,试图扭转乾坤。

  很多人觉得卡玛·哈里森简直着魔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如果毛子国和欧佩克组织中产油大国不减产,不停止价格战的行为,想要让页岩油回到春天,已经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为什么一位老成的政客就是看不到这一点呢?

  奈何实际情况就是那么的奇怪,随着卡玛·哈里森推广单位实施的政策,国际原油价格居然出现了小幅上涨,这让许多人都大跌眼镜。

  本来国际油价小幅上涨并没有引发太多关注,但是在卡玛·哈里森参与之后,立刻就有了热度。

  关于这一轮涨势的预测层出不穷,有人看好,有人看衰,甚至有财经人士指出,这是国际原油价格久跌之后的“死猫反弹”,是最后的垂死挣扎,并非某些政客看到的那么光明。

  某些政客指的当然是以卡玛·哈里森为首一些看好原有市场的人,可惜外界的声音根本不会对当事人造成任何影响。

  吴前看了看WTI和布伦特的走势之后,便关掉了电脑,然后吩咐申请航线飞埃塞国。

  晚饭时间,吴前去了人生新起点孤儿院一趟,不管外界充斥多少喧嚣与浮华,这个地方永远是那么的安宁。

  在孤儿院吃过晚餐,吴前本想邀请孤儿院的孩子们过去白培拉玩,但想到那边的情况和孩子们还没有放寒假,便就此作罢,反正以后有得是机会,不急于一时。

  当天晚上,吴前连夜启程离开了京城。

  飞机升空,吴前透过观景厅的窗户俯瞰京城美景,眼中有着点点留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他应该不会再回京城了。

  往常笑脸A380抵达埃塞亚的斯亚贝巴国际机场并不会有什么特殊待遇,但这一次吴前抵达埃塞国之后,居然有专门的礼宾队迎接,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这可是国宾待遇。

  可以看出,对于邻居索兰成为主权国家,埃塞国也是非常重视的,毕竟两个国家在很早之前就是朋友,而埃塞国高层十分清楚索兰完成蜕变背后的能量来源于谁。

  在亚的斯亚贝巴国际机场,吴前见到了米国军方的人,他心中猜想这恐怕是监视他的人,不过他并不在意,还热情的和远处的车辆挥了挥手。

  吴前的行为让远处迷彩装甲车内的大兵们直撇嘴,这个家伙实在有够嚣张……

  吴前才不会在意大兵们怎么想,他乘坐直升机朝着索兰飞去,这一次他没有选择住在军工厂,而是住到了白培拉的一幢非常高档的酒店之中。

  这幢酒店的主人是拉波·埃尔坎,酒店是按照超五星的规格打造,豪华程度毋庸置疑,内部的各种娱乐设施非常全面,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座豪华酒店。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离着白培拉的揭幕也是越来越近,姚昕璐忙完联手打造航母的合作事宜之后,也赶到了索兰。

  这期间,吴前发出一份份邀请,他的朋友和生意伙伴都接到了邀请,不仅如此,各方面宣传的力度也是非常大。

  在许多国家的媒体上都可以看到相关的新闻报道,一座城市的揭幕,让许多人都感到十分的新奇。

  与此同时,揭幕礼的节目安排也非常的隆重。

  环球唱片作为吴前名下公司,他的资源可谓是丰富之极。

  公司艺人的档期全部都为白培拉揭幕礼做出了让步,精彩的演唱会一场接一场,一直将持续两周时间,而且票价极其的低廉,仅仅是这份福利就吸引了无数人。

  为了配合全世界游客能够在白培拉揭幕当天感受到索兰的热情,吴前联系了超过十家邮轮公司和三十家航空公司,专门制定了赴索的优化方案,让全世界想要在揭幕礼当天到白培拉来玩的游客不至于买不到机票船票。

  离着揭幕礼还有五天的时候,白培拉的港口,还有重新恢复运营的机场,第一批游客开始陆续抵达。

  喜欢探寻新鲜事物的游客看到白培拉这座城市的时候,就像在沙漠之中走了好几天的旅人见到绿洲,这颗黑色大洲一角上的明珠,终于展现在了世界人民的面前。

  圣诞节前三天,从世界各地涌至索兰的游客开始激增,邮轮码头和机场十分的繁忙,加上白培拉机场正在进行改建,能启用的只有两条修复好的跑道,已经属于满负荷运行。

  机场和码头满负荷运转,但白培拉城市内部的游客接待能力却十分强大,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酒店、娱乐设施还是公共设施全部启用,整座城市就像一座复杂且庞大的机器,开始了它重获新生之后的第一次运转,在庞大资金和政府的有力统筹之下,白培拉展现出了它应有的魅力。

  海风吹拂,棕榈树摇曳,白培拉宽阔的街道上游人如织,各种本地特色的商贩经过一番整顿与培训之后,已经可以从容面对世界各地的游客。

  白培拉吸引游客的另一特色那必然是博彩,几座大型的赌城生意十分的火爆。

  为了气氛的需要,拉波·埃尔坎和一众投资人联手发放福利,在揭幕礼期间,每位游客可以用护照领取五百美元的筹码。

  至于如何限制免费发放的筹码不会被直接兑换成现金,吴前不太清楚,他相信从摩纳哥城过来的赌场管理者们总会有非常巧妙的办法。

  除了热闹非凡的游乐场、赌场和海边,还有一个游人们非常感兴趣的地方。

  那就是在揭幕礼当天才会接待游客的卢浮宫白培拉分馆,矗立在城市之中的花瓣建筑静静的匍匐着,大门紧闭,每当有游人路过,都会好奇的猜测一番。

  至于白培拉之外,索兰的其他老牌旅游景点,也有一些人会关注,但由于车辆路线并不是很完善,所以去的人也不是很多。

  这些天吴前呆在索兰也没有闲着,陆陆续续从世界各地赶来的朋友他都会简单的接待一番,毕竟是他邀请来的,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

  揭幕礼当天,晨曦的光穿破云层洒向白培拉的海滩,城市从黑夜之中苏醒,对于索兰本地人而言,今天是至关重要的一天。

  因为奥尔·罕文将这一天同时定为了国庆日。

  两项重要的活动在同一天,普天同庆,这一天,必定是记入索兰史册的一天。

  上午九点的时候,十五架战斗机由远而近飞向白培拉,在经过白培拉上空的时候,三架为一组的战斗机尾部喷射出彩色的浓烟,整个白培拉城区笼罩在五面彩色烟雾绘成的索兰国旗之下。

  惊艳的战斗机群掠过,昭示着盛大的揭幕礼正是拉开帷幕。

  上午十点,吴前和一众朋友出现在卢浮宫白培拉分馆的广场,与此同时,无数的媒体聚集在白培拉分馆的门外,他们在等待着重要的时刻。

  “噢,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媒体等在这个地方,太夸张了,简直比欧冠决赛的媒体还要多……难道是卢浮宫拿出了一些从未对外展出过的藏品吗?”

  拉波·埃尔坎看到人山人海的景象,有些愕然,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卢浮宫建立的一座分馆而已,也不会有太过重量级的艺术品出现吧,不知道为什么媒体会如此热情。

  “你难道没看卢浮宫的广告吗?”

  吴前背着双手走在人群之中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景象,说道。

  他当然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媒体聚集于此,他提供的画作外界并不知情,主要得益于卢浮宫方面的大力宣传。

  在卢浮宫对白培拉分馆的宣传之中,重点强调会有一幅不亚于《蒙娜丽莎的微笑》的艺术品面世,字里行间显得极其神秘,让人心里痒痒,恨不得立刻揭晓谜底。

  当然,这仅限于对艺术品感兴趣的人士。

  拉波·埃尔坎道:“通篇都是摸不着调的夸张词汇,那些话我也会说,要不是广告的是卢浮宫打得,这些媒体才不会傻乎乎的跑来……”

  拉波·埃尔坎认为是卢浮宫为自己的分馆造势。

  吴前哈哈一笑,拍了拍拉波·埃尔坎的肩膀,道:“埃尔坎,还记得我说过要带你看一样好东西吗?”

  拉波·埃尔坎略作回想,点了点头,道:“记得,在佛罗伦萨的时候说的,吴,难道那样好东西就在博物馆里吗?”

  吴前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率先朝着大门走去。

  博物馆的开馆仪式倒是简单,吴前任命的馆长在媒体前面讲了一番套话便结束了开馆仪式,随后,大门推开,有身份的大人物们作为第一批客人进入到了博物馆,媒体们紧随其后。

  博物馆内部的所有装修已经完工,这会和吴前当初来时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每个展厅的墙上都悬挂着许多名画,场馆内还有一些雕塑作品,很显然这是一座艺术品为主的博物馆。

  吴前带着朋友们走进博物馆,没有再卖关子,径直朝着中央展厅走去。

  身边的朋友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有一定的城府,虽然心中都很好奇,但每个人都表现得十分镇定。

  吴前在其他客人和媒体还在寻找“彩蛋”的时候,第一时间来到中央展馆的玻璃展柜前,展柜上披着红色的绸布,无法窥视内部的情况,几名站在一旁的安保人员兢兢业业的守护着贵重的艺术品。

  “容我亲自向诸位隆重介绍……”

  说着话,吴前揪住红色绸布一端,接着用力一扯,哗啦一声,绸布落地,展柜内的景象一览无余。

  吴前这边动静不小,媒体们闻风而至,但碍于大人物们身边的保镖,也没有办法靠得太近。

  拉波·埃尔坎看到展柜内的画作之后,嘴角忍不住一个劲的弹跳……

  他太认识展柜之中的画作了,他和吴前结识,还是因为争夺这幅画作,波提切利的《小爱神丘比特》……

  “达·芬奇大师……搞错了,转一下……”

  吴前正想说话,他回头一看,展柜内朝着朋友们的是《小爱神丘比特》。

  听到吴前的话之后,拉波·埃尔坎心脏猛的收缩了一下,撇掉心中杂念,目不转睛的盯着玻璃展柜之中缓慢旋转的底座。

  不仅是站在头一排的那些人,后方的媒体举着长枪短炮不肯放过任何瞬间。

  当另一面的画作慢慢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现场奇怪的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吴前一个人的声音。

  “容我向大家隆重介绍,达·芬奇大师的力作,沉睡在古堡之中五百多年的《婴孩与紫罗兰》,这幅画的发现,堪称传奇……”